开发区新闻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伟德BETVICTOR > 开发区新闻 >

用生命丈量大地——追记徐州经济技术开发区拆迁办一线工作人员、共产党员李强

来源:徐州经济技术开发区 | 作者:徐州经济技术开发区 | 发布日期:2016-05-14 | 浏览次数: 字体大小:
       题记:在西方,有一种鸟,从一生下来就会飞翔,没有停歇,没有终点,一直飞到生命的尽头才会落地。这种鸟的名字叫荆棘鸟,它挑战艰险,穿越极限。
       在徐州经济技术开发区征迁一线,有一个人如同荆棘鸟,从事征迁工作的10年里,没有休憩,没有怨言,一直工作到生命的最后一天。这个人的名字叫李强,他践行了共产党员的崇高理想信念,诠释了开发区建设者忘我的工作情怀。
 
       3月26日凌晨,徐州经济技术开发区拆迁办附属物补偿科工作人员李强突发疾病去世,工作日志的日期永远停留在了3月25日。
       三天后的上午,春寒料峭,青云遮住了太阳,天空灰蒙蒙的,阴翳的天气使人们的心情更加的沉重。上午10点20分,四面八方赶来的人们神情肃穆,眼中饱含着泪花,许多群众也自发的前来,他们要为一位征迁战线的好男儿送行,他们要为一个好同事、好丈夫、好父亲、好朋友、好邻居送别。
       十点三十分,追悼会正式开始,开发区党工委、管委会的领导,机关部门的同事们,一镇四办和村(居)的同志们,静静的站立在悼念大厅里,生怕弄出一丁点的声音,他们怕惊醒了正在菊花丛中长眠的他。
       是啊,他累了,让他好好的休息吧。为了工作,他早出晚归、加班加点;为了事业,他任劳任怨、默默奉献;为了家庭,他勤勤恳恳、奔波劳累;为了亲人,他孝顺本分、慈爱有加。
       鞠躬,静默,无语凝噎!所有人在想他谈笑风生、平易近人的处事风格!想他聪明睿智、心思缜密的工作方法!想起他临危不惧、坚持原则的工作态度!想他舍家忘我、爱岗敬业的奉献精神!
       一位征迁战线的好男儿、一个慈爱有加的好父亲、一名善解人意的好丈夫、一个孝顺听话的好儿子,就这样走了。带着最后的微笑、带着浑身的疲惫、带着满身的尘土、带着对征迁工作的深深眷恋、带着对家人的浓浓不舍,静静地走了,走的那样安详,那样的让人不能舍弃。


吃苦耐劳   冲锋在前
       长期以来,李强的身体状况不好,高血压、血脂稠、皮肤病一直困扰着他,随身携带的药瓶大大小小七八个,他曾经打趣的对同事说:每次吃饭前,我把药吃完就算是半饱了。针对李强的身体状况,领导刻意给他安排了相对较轻的任务,但他从未偷过懒,每次都冲锋在前,以及主动帮助别人工作。
       清水管网作为骆马湖水源地供水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徐州市2015年度“十大重大项目”之一和保障经济社会发展及百姓用水需求的重大民生工程。
       由于工程要求当年6月份竣工试运行,9月份与市区主管网并网供水。市委、市政府下达了死命令,必须短期内完成项目地段的征迁任务,确保工程建设方进场施工。
       时间紧迫,刻不容缓,一场争时间、抢进度的大会战、攻坚战打响了。
       清水管网工程开发区段全长11公里,涉及徐庄镇、大庙办事处7个行政村1500余户,需要对杨树林、苗圃、大棚、青苗等860余亩地面附着物进行补偿,征迁体量大、范围广,时间紧、任务重。为了快速推进工作,区征迁办组织了三个工作组,分别负责各征迁地段的清点丈量、补偿洽谈任务。李强和李元被分到了一组,他们俩感情非常深厚,组织这样安排的意思很明确,就是想让年富力强的李元在工作中照顾一下身体不好的李强。
       初春时分,麦苗还没有抽节,几天前的一场大雪浸润着大地,放眼望去,全部都是湿漉漉的。走进麦田进行丈量,每一步都要沾起厚厚的湿泥,十几米后就已经拔不动脚了。大家相互搀扶,深一脚浅一脚的在田地里丈量。
       突然,李元脚下一滑,向地边的水沟倒去,身旁的李强眼疾手快,一把拉住了他,“小弟,哥还不算老吧!拉这一把也给弟妹省了不少功夫,而且至少省了半斤洗衣粉。”李元苦笑一下:哥哥,也只有你能在这最恶劣的工作环境中保持最乐观。
       第二天下午,需要清点丈量村边养鸭户的养殖棚,距离很远就闻到养鸭的腥臭味。来到棚边,当地街道抽调帮忙的年轻小伙已经忍受不住,在旁边呕吐了。
       李强对李元说:小弟,这里的情况比较恶劣,但是鸭子的数量必须仔细核对。你带着他们在外面丈量,我到棚里去清点。李元着急的说:不行啊,哥哥!本来需要我照顾你,现在反而每次都是你照顾我!李强笑笑说:不碍事,我岁数大了,对气味不太敏感,抓紧时间工作吧!实在拗不过,李元只好带人在棚外进行丈量。
       清点结束后,李强对了对户主提供的数量:咦?!不对啊?怎么整整多了100只呢?这时养殖户讪讪的走过来说:不好意思!我以为你们不可能清查核对,就多报了100只。
       同行的村组人员竖起了大拇指,李强笑呵呵的说:这点事算什么,以前测量养猪场的时候,浑身沾满屎和尿,那臭味好几天都祛除不掉,习惯了就不怕。要说工作认真,在同事里面,我还排不上号呢。
       在征迁工作中,附着物的清点丈量大多都在野外进行,晴天一身土、雨天一身泥,其中的苦和累、脏和臭,他们都已经习以为常了。
       李强所说的养猪场的故事,发生在和光新光源项目时,当时正是7、8月份,天气炎热、蚊虫滋生。项目亟待进场,500多亩土地征收和近300户村民房屋拆迁任务,需要40天内完成。在征迁范围内,有村民的养殖区,养猪、养鹅、养鸭、养鸡的大约有80余户。养殖区内臭味熏天、污水横流。李强他们忍受着难闻的气味,仔细的进行清点丈量。
       在清点一处养猪场时,李强跳进猪圈清点小猪的数量,里面的母猪突然窜出来,把李强拱倒在地,沾了一身的猪粪。李强毫不在意,仔细的查清了小猪的数量。养猪的村民说:你们真不容易,这么臭、这么脏的地方,还要一点一点的认真核查,何必呢?李强笑着说:我就是干这个工作的,既要对大家负责,也要对国家负责。再说我也是农村的,这点脏、这点臭不算啥。
    

以情感化  牢守底线
       征迁工作纷繁复杂、千头万绪,尤其是在做群众工作的时候,有时候累的口干舌燥,往往没有一丁点的作用。现在互联网技术日新月异、十分发达,在提供便利条件的同时,也带来一些负面效应。有的村民在网上看到一些关于征迁的消息报道,在自己面临拆迁的时候就梦想着“一夜暴富”,给征迁工作带来了很大阻力。
       温州工业园项目中,需要征用一户村民种植的果园,可工作人员去了几趟,那户村民始终闭门不见。后来那位群众托人带话:要想找他谈,就在晚上12点的时候再到家里去。下午下班以后,李强没有回家,他坐在那户村民门前的石头上,一直等到夜里12点钟再去敲门。那个村民被李强的执着打动了,打开房门让他进去,一直谈了2个小时。第二天一大早,那位村民就来到工作组,顺利的签订了补偿协议。李强牢记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意识,他把群众当亲人、当朋友,为群众办实事、做好事、解难事,群众也把他当作自己的“贴心人”。
       说到这里,大家可能觉得征迁工作还真的不容易,但是这些和“钉子户”的所作所为比起来,简直微不足道、天壤之别。
       大家或许从网络上看到过许多关于“钉子户”的新闻,但你见过将液化气罐一字排开、打开阀门、到处都是浓浓的危险气体吗?!你见过正在协商洽谈、突然拿出一把刀拍在桌子上提出无理要求吗?!你见过用点着的汽油瓶砸到工作人员身上吗?!你见过满院的大型烈犬冲天狂吠吗?!
       李强见过,多数从事征迁工作的也都见过。
       2009年,银地农机大市场项目进行征迁时,佟村有一户村民,为了达到自己多要补偿款的目的,在和李强洽谈时,拿出一把砍刀拍在办公桌上说:你看着办吧,如果不按我的要求给钱,咱们俩都死在这儿。
       李强面不改色心不跳,微微一笑说:兄弟,你多要钱是为了生活好,我做工作也是为了生活好,咱俩前日无怨、近日无仇。你超出政策的补偿要求,我不能给你、也不敢给你。你拿刀过来,我也不怕。如果你砍死我,我是英雄,你是杀人犯,你的家人一辈子抬不起头。那个村民被震慑住,灰溜溜的走了,后来暗地里找朋友、托关系给李强道歉,并按照政策规定签订了补偿协议。
       人说:征迁工作是天下第一难!是的,征迁处于政策和各方利益的最前沿、聚焦点,有的人为了达到目的,无所不用其极!但绝大多数人们都是善良的、可亲的,他们理解征迁工作,支持国家的建设。
       新形势下,李强如鱼得水,因为他同样坚持原则,并以群众至上为工作宗旨。政策规定能给的,他实事求是足额给予补偿,政策规定不能给的,就算是刀山火海他都不怕。在近年来的补偿工作中,他驾轻就熟,与群众打成一片,并和同事们率先实践了“一线工作法”,在田间地头、农户家中,处处洋溢着欢声笑语。他们与群众一起现场丈量、促膝商谈,在对补偿标准产生不同意见时,他们坚持原则、坦诚相见。
       在徐宿淮盐铁路征迁现场,一位老大娘找到了区高铁办主任郑再武,要求把她家所有的杨树补偿标准都从200元提高到210元,她说:俺家的杨树都一搂粗,你们怎么能赔那么少!其实政策规定最高只能是200元,郑主任给她解释半天,她仍然不愿意,坚持提高10元。
       这时李强走过来说:“10元钱虽然不多,但是牵扯到原则问题。您能多要10元,别人就能多要20元。咱们修的这条铁路是国家工程,是为老百姓造福的,如果都像您这样多要钱,国家的补偿政策就会乱了,就会损害更多人的利益。大娘您想想,是您一个人重要,还是国家的政策重要呢?希望您能理解,现在已经是按照最高标准补偿了。如果您真的需要10元钱,我可以从自己腰包里给您。”
       说完,李强从包里拿出了10元钱,老人被他的情真意切的话语感动了,再没有坚持原先的想法。
              
无私坦荡    赤子情怀
 
       为什么李强偏爱征迁这一异常艰苦的事业,又是什么力量支撑着他把艰苦奋斗、无私奉献的大旗,一直坚持了10年?在采访日子里,这些问题一遍又一遍地在记者心中萦绕。 
       逝去光辉的事迹,数十本书写工整的工作日志,以及李强的亲朋好友,给出了答案——
       传统,理解和责任。
       平素里,在对待同事和群众时,李强细致入微、关心倍至。但是对于他自己,却总是无所谓,甚至有些无情刻薄。
       亿吨大港项目的时候,正好是夏天,需要丈量的土地上,长满了杂草和荆棘,尤其是藤茎上长着倒刺的剌剌秧,碰到手和胳膊,沾上就是一条血印。李强的衬衣上,除了厚厚的汗渍,还有一道道的血印。
       有一天中午,在清点丈量结束后,大家准备核算一下。这时李强突然说头疼,接着往后一躺,大家急忙把他送往医院,因抢救及时,没有大碍,但他只住了两天院,又跑到工作现场。同事们劝他调换一下工作吧,李强笑着说:没事,我现在药不离身,不怕。而且我算是刚刚熟悉了征迁补偿工作,如果换新人又要熟悉一段时间,肯定会影响工作,等我干不动了再考虑换工作吧。
       就这样,他一直坚持到生命的终点!
       李强的妻子回忆说:那次他生病,我真的害怕了。我对他说,咱换一个工作吧,可是他已经深深的爱上了这份工作,完全不能放下。晚上睡觉的时候,很多次手舞足蹈,在梦里说的都是工作上的事情。李强同志把工作当成事业,把事业当成生命,忠于职守、无私奉献、至死不渝。
       对李强来说,工作上再苦再累,忍一忍总能挺过去。但在面临忠孝两难全的时候,他的内心非常痛苦!
       他父亲罹患白血病住院1年,李强为了尽孝,请了几天假去照顾老父亲,但当父亲看到他一会一个电话,魂不守舍、心挂两肠的时候,对他说:孩子,回去吧,好好工作,这里有其他人照顾我,你不要担心。虽然父亲让儿子回去工作,可他握着李强的手久久不愿松开。父亲去世以后,很多同事都在工作现场看到他暗地流泪,那是忠孝不能两全、对父亲愧疚的泪水,他是在用工作实绩告慰父亲的在天之灵。
       近年来,李强年迈的母亲时常住院、需要照顾,由于他经常忙于工作,就让同样身体不好的妻子去医院照顾,晚上他再赶到医院,有时好几天都不能合眼。当时吕伟和李强在一个工作组,看到他精神憔悴、昏昏欲睡,就半开玩笑的说:你怎么就像睡不醒一样。后来吕伟才知道他已经连续几天没有合眼,实在困得不行才打的瞌睡。对于这件事,吕伟一直很内疚:当时他家里的情况非常困难,为了给父亲、母亲治病,积蓄全部花光,可是他却从来只字不提,更没有提出任何要求。我不但没有关心,反而当面责怪他。现在李强走了,无论采取什么办法都无法弥补我内心的遗憾。
       李强知道自己工作忙,对家里的事情照顾不多。所以当他休息在家时,总是抢着做家务活,洗衣服、做饭……他是想让辛劳的妻子能够暂时休息一下。2016年1月25日,是李强的生日,女儿给他买了一个大蛋糕,一家人其乐融融、和谐幸福的吃着蛋糕。他高兴的对女儿说:孩子,等到春节放假,爸爸带你们去市里玩,你们想买什么就买什么!可是,春节刚过,他就接到通知,需要立即赶到征迁现场。他许诺带着女儿到市里转转的愿望至今也没有实现……追悼会那天,他的女儿痛心疾首的哭喊着:爸爸,爸爸,你怎能说话不算数!我们还在等你带着去市里玩,去买书!去买新衣服!……
       时间一秒一秒的流逝,时针指到2016年3月25日傍晚6点整,忙碌了一天的李强和李庄村党支部书记李兵昌回到了村委办公室,他们还要商谈今天的工作情况,研究明天的工作策略。
       徐宿淮盐铁路征迁工作实施以来,迁坟安置一直都是棘手的难题。华夏民族代代相传的“落叶归根”、“魂归故里”观念,在农村根深蒂固,指挥部原来没有考虑让李强进行李庄村的迁坟安置工作,但他认为自己是本村人,可以利用在村里的影响,加快工作的推进速度。可是两天下来,事情远没有他想象的那样顺利,一个是他以前没有专门进行过迁坟安置,很多工作都要咨询;第二是做人们的思想工作远非想象的简单,而且不是补偿费就能解决的。
       长时间、高强度的工作,让他明显感觉到血压升高、头脑发疼,有一天晚上他回到家对女儿说:孩子,这几天我感觉头比以前更晕了,而且头有点疼。他女儿说:咱请一天假去医院检查检查吧。他说:应该没事的,等完成最近的工作,我一定去医院检查,而且要好好休息休息。
       晚上七点三十分,李强和李兵昌商量完今天的工作情况,信心满满的说:明天我带个头,把我们家的祖坟先迁走,咱们争取在清明节之前完成任务!走,回家吃饭,晚上要好好睡一觉。
       凌晨一点整,李强推醒身边的妻子:不行了,我头疼的厉害,而且想吐。闻讯赶来的女儿立刻拨打120,可是短短的十几分钟,他没有等到急救医生。
       在李强同志的家里,我们看到了他的遗物,家徒四壁、空空荡荡,连一件像样的家具都没有。衣柜里挂着他已经被荆条树枝刮坏了的6件衣服,他依然舍不得扔掉。
       10余年的野外征迁丈量工作,他穿坏了6双运动鞋、4双胶靴。墙上还挂着他天天背着的小布包,里面是他的工作用具:计算器、写字板、长卷尺、登记表、签字笔、协议书、印泥。他身患多种疾病,可10年来,他甚至没有专门请假去治病!虽然开发区已经实行公休假制度,可是他与其他工作人员一样,字典里只有“工作”而没有“休息”,只是忘我的工作。
       在开发区的大地上,一座座厂房拔地而起、一幢幢高楼此起彼伏,每一寸开发的热土都留下了他们的汗水和足迹。安置房上房工作中,大家受到李强先进事迹的影响,加班加点、通宵作战,有的同志放弃休息,甚至带病工作。他们仅仅用了20余天,就完成了3个村庄2900余户村民上房这个看似不可能短期完成的任务!
       生与死勾连的是一片短暂的时光。在有限的时间里,一个人该怎样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作为一名征迁一线的共产党员,李强忠实地践行着为民务实清廉的要求,他的回答如金石掷地,却又大音希声。
       四月是最好的时节。在李强墓地所在的山坡上,芳草萋萋,山花烂漫,漫山遍野的千言万语,深情,凝重,像是家乡父老对自己优秀儿子李强由衷的祈福,又像是对他心疼的问候。
 

徐州经济技术开发区政务公开网 E-MAIL:webmaster@xedz.com 建议使用IE6.0以上版本的浏览器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1992-2011 伟德国际1946 All Right Reserver.
本站通用网址:徐州招商,徐州经济技术开发区
苏ICP备 10021026号-1

苏公网安备 32039102000192号